前位置: 主页 > 江西热线 > 财经 > 正文

  • 文章正文
  • 我要评论(1)
  • 电商第三条路

    来源: 《财经国家周刊》  2015-11-13 江西热线 页面投诉:常志宇
    概括而言,传统电商无外乎两种模式。
    一是以阿里为代表的平台电商模式;二是以京东为代表的自营电商模式。两种模式甚至越来越接近,京东已开放平台,其“自营”也只是提供物流,没有自己的产品。
    电商还有没有其他可能?在互联网之都杭州,万色城才露头角,却已是政府“宠爱”的明星企业。
    作为电子商务平台,万色城拥有一系列炫目的数据:截至今年一季度,平台上55%的网商盈利,只有10%的网商亏损。相比之下,淘宝集市店有600多万个卖家,真正赚钱的不足30万个,仅占5%。并且,万色城平台的纳税额呈每季度持续高速增长趋势。
    除了能让普通人“赚钱”,万色城还在重新定义“大众创业”。
    在国家对“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”的大力倡导和政策扶持下,各地加快发展创业孵化服务,大批创业企业涌现。但在万色城集团董事长朱海滨看来,“大众创业”仍然只是少数人的创业。创新工场、众创空间、车库咖啡等新型孵化器,主要还是为有资源、有技术的专业人才和中小企业服务,普通大众在创业方面得到的支持很少。
    作为“双创”最重要抓手之一的电子商务,虽一直被各路资本竞相追捧,行业痛点却难以掩盖:无广告无流量;卖产品无利润;客户没有忠诚度。
    “这三大痛点如果不突破,电商作为一种商业逻辑是不能成立的,创业者的积极性也会受到打击。”朱海滨在接受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专访时表示。
    自6年前创立以来,万色城在摸爬滚打中各个击破上述痛点,冀望通过改写传统电商模式,实现“帮助10万普通创业者成功”的初衷。
     
    “消费商”创业
    “大众创业到底该如何界定?创业成功的标准又是什么?”这是朱海滨一直思索的问题。
    当下,因肩负稳增长、促就业的重任,“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”在中国经济中的地位被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。但在政府持续出台的税收、奖励、金融、人事、土地政策中,对创新创业者均设置了较高的门槛。
    目前的创新工场、众创空间、车库咖啡等新型孵化器,也主要还是为有资金、知识、技术或其他条件的个人和中小企业服务,普通大众在创业方面得到的支持很少。
    “只有办工厂、开公司才算得上创业吗?如果这样说的话,那么大众创业的对象就只能是有资源的个人和中小企业了,没有资源的普通人就要被排除在外。”朱海滨认为,被排除的这部分人恰恰是“大众”的主体,在工业4.0催生“机器换人”的时代,他们将面临失业的危险,是政府最应该救助、企业最应该帮扶的群体。
    国际机器人联合会(IFR)预测,2015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市场,将占全球总销量17%。比如广州市即规划至2017年,60%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都要使用机器人等智能化设备进行生产。这势必引发失业潮。
    这部分被产业更新“淘汰”的普通人,需要寻找出路。互联网深化提供了新的可能。一个被称作“消费商”群体的出现和不断壮大,让情况正在发生变化。
    所谓消费商,是介于消费者和产品供应商之间、通过消费过程中的分享来获取收益的群体。这一群体的壮大,主要得益于互联网和移动终端设备的普及和发展。
    朱海滨预测,消费商未来可能会占据零售渠道比例的30%,与线下零售商、传统电商并肩而立。
    目前,消费商群体大致可以分为三类:个体普通消费商;有品牌和产品支撑的消费商;有平台支持的消费商。
    “万色城网商就属于第三类消费商,但同时也获得品牌、产品支持。”朱海滨介绍,目前在万色城创业的消费商主要是90后刚毕业或即将毕业的大学生、年轻宝妈、失业或离职的待业者以及兼职者这四类普通人。
    朱海滨认为,作为最微小的普通商人,消费商应该被纳入“大众创业”的范畴。而且,主流价值观对创业成功的评判标准也要松动,因为受出身、教育、机遇、个人能力等因素所限,极少数创业者能取得雷军、马云式成功并拥有一大笔财富。
    从消费商的情况出发,朱海滨给出了自己对“普通人创业成功”的评判标准:通过付出劳动获得收益,实现个人和家庭的财务自由,并生活得更加幸福。
    “帮助10万普通创业者成功”便是万色城的愿景,而这也成为万色城与旨在服务中小企业的其他电商平台的核心区别。
    “为什么是10万个,因为企业的资源有限,服务人数越多,服务质量会下降。我们要做的是‘小而美’。”朱海滨指出。

          破解电商三痛
    借鉴当前流行的轻奢、轻运动、轻资产等概念,朱海滨称万色城网商是“轻创业”。
    许多年轻人会选择在B2C、C2C的电商平台上开网店创业,但看似低成本的网络销售已经不复存在,开网店面临着各种推广费、装修费、直通车费,等等。随着商家越来越多,流量被稀释得越来越少,后期随着退货运费险的入场,亏损越来越厉害,商家陷入两难境地。如果不花钱推广,大量商品会失去展示和成交机会。如果花费巨额推广费,则极有可能稀释利润或没有盈利。
    据公开报道,淘宝集市店有600多万个卖家,真正赚钱的不足30万个,仅占5%;天猫商城店,6万多个卖家,不亏本的,不足10%。
    “普通网商创业难,主要在于不能规避传统电商的三大痛点。”朱海滨指出,而万色城从创立之初,每一项改革和创新都是围绕破解这三大痛点展开的。
    首先,缺乏“造血”功能,无广告无流量。目前电商最大的瓶颈就是流量来源问题。单靠广告推广增加流量,成本高昂。“现在互联网的单个用户获取成本已经高到100元甚至几百元,最低的也要74元。”朱海滨告诉记者。
    万色城则引入“流量去中心化”的概念,将平台变成碎片化流量入口。平台上所有消费商在线上线下一切形式的分享,都会带来碎片化流量。
    其次,缺乏核心产品,电商没有定价权,保障不了价格体系。在低价竞争和假货遍地的生态下网商难以盈利,用户利益也不能保障。
    “商业的本质还是产品,而独家优质的产品是我们制胜的核心。”朱海滨认为。万色城除了打造出一个高效率的交易平台,同时又是一个瞄准前沿生物技术的生产平台。
    万色城的产品之一——HC万色水母的核心技术,曾获得2013年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。万色城还联合全球顶级研发生产机构,研发出HC万色颜如、妃兰、伊芙西、成诺等自主知识产权品牌。这些品牌拥有产品定价权,独家经营权,从技术研发,到产品设计、产品包装、销售推广,采用全产业链的商业模式运营,确保了开店创业者初期的收益。
    第三,客户没有忠诚度。不少企业利用参与感来锁定客户,但在朱海滨眼中,这种模式不够长久有效,客户还是会流失到更优惠的地方。“我们是物质加精神双重锁定,客户通过参与获得实实在在的利益,黏性自然就有保障。” 
    理念如此,要落地并惠及万色城上万个普通网商却并不容易。万色城建立了产品支持、物流支持、技术支持、顾客服务、市场营销和店主支持这六大系统,为网商和用户提供精细化运营服务。
    “这六大系统好比漏斗一样,把创业的所有流程彻底过滤简化到一个环节——推广和销售。万色城平台网商只需要负责这个环节,其他所有事情都由万色城集约化、高效率地完成。”朱海滨告诉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。
    朱海滨表示,耗费6年时间及巨额资金打造万色城,目的并不是要建立一家互联网公司,而是一家服务型的孵化平台,一家品牌+平台的企业,一种新型的生态型企业。
    基于六大系统,万色城目前已经建立了三大平台:集新型互联网创业平台和大型B2C精品购物商城于一体的B2b2C万色城PC端平台;为普通草根创业者打造的移动端“创业、购物、社交、生活”的卡乐猫移动互联网购物平台;供创业者相互学习、交流、分享、互动的网上创业大学万色城商学院。
    根据万色城后台数据,网商数量正以成倍的速度增长,目前已有1万多家线上店铺,店主加分销人数达6万左右。截至今年一季度,55%网商盈利。
    朱海滨仍然不满意这一让行业瞠目结舌的数据。这离他给高管设定的“平台上70%网商盈利”的核心考核指标仍有差距。
    朱海滨执着地认为,KPI、企业挣钱都不是最重要的目标,重要的是让这个平台上的创业者能不断成长和分享利益。“要用办大学的方式去办企业。”

    (正文已结束)

    [责任编辑:]

    免责声明及提醒:此文内容为本网所转载企业宣传资讯,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,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!任何投资加盟均有风险,提醒广大民众投资需谨慎!

    热点评论:电商第三条路

    已有10条评论

    搜狐网友:先森,你算个what
    评论:木纳这事,如果干的好,叫深沉

    百度网友:虐恋sadomasochism
    评论:生活就像新闻联播,不是换台就能逃避的了。

    天猫网友:余存° d3sTiny-
    评论:天长地久、根本没有;海枯石烂、纯属扯蛋。

    本网网友:☆我还会想你
    评论:想让一个人对你念念不忘的话,最好的办法就是向他借钱。

    其它网友:WinNer丶怀念
    评论:令我感到骄傲和自豪的是,至今为止,地球仍被我踩在脚下。

    猫扑网友:╰红唇印记°
    评论:如果你看到面前的阴影,别怕,那是因为你的背后有阳光!

    天涯网友:关于病态美beauty ×
    评论:不怕事多,就怕多事。

    腾讯网友:流受ranmuy/
    评论:有一天,全世界都不要你了。不要慌,来找我,我会告诉你,我也不要你。

    网易网友:尼古丁情債
    评论:我是个特别的人,我是个平凡的人,所以我是个特别平凡的人

    凤凰网友:失魂人*pugss
    评论:我来到我们来过的小路,捡起我们可耻的幸福。